中国买家:顽强地在世界各地追寻中国文物

艺术市场感受到了来自外界的压力。高端市场正在衰退中挣扎,由于全球经济不稳定,富有的收藏家在购买和销售时非常迟疑。但是其中一个收藏领域,不管商品在何处销售,不管世界上发生了什么,仍然总是能够卖出高价,那就是中国文物。



一个月前在法国,三个明代铜鎏金佛像坐像以含交易费630万欧元(约合700万美元)的价格在波尔多拍卖行布里斯卡迪厄(Briscadieu)拍出,这些15世纪的佛像估价在40万到60万欧元之间,原本来自中国某地方寺院,是一组五尊的“五方如来”中的三座,原本属于20世纪初一个亚洲军医。买家是20位亚洲竞拍者中的一位。



“这是个不可思议的价格,”拍卖师安东尼·布里斯卡迪厄(Antoine Briscadieu)评论这个拍卖结果。这是该家族拍卖行拍出的最高价格。“这些不知名的艺术品被一个家庭保管了100年之久,对于中国收藏家们来说非常有吸引力。他们知道这些作品非常可靠。信任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



在这次波尔多的拍卖之前,2011年的图卢兹,一幅乾隆年间的卷轴水墨画曾以2210万欧元的价格拍出。2010年,在西伦敦的赖利斯普一次拍卖会上,一个相似年代的花瓶亦以8300万美元拍出,不过并未支付。


最近,随着中国反腐行动和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艺术品需求有所减少,特别是那些被修复或被过高估价的普通作品。但在另一个方面,中国买家顽强地从全世界的小拍卖行追索中国文化遗产的精品。在年度增长方面,无疑比中国当代艺术拍卖和其他许多国家的艺术拍卖的表现强劲很多。


中国文物市场的优势和弱点


今年3月10日到19日举办的纽约年度亚洲周活动如今已经举办到第八年,有45家画廊与5家拍卖行参加。组织者称,最后成交量达到了1.3亿美元。去年,亚洲周成交额达到3.6亿美元,其中1.317亿美元来自佳士得拍卖安思远(Robert Hatfield Ellsworth)藏品的巨大金额。


推广会上,联邦官员没收了七八件东南亚文物,官方称其为走私物品,这件事为亚洲周带来了一些无用的曝光,但是的确有不少中国买家赶来纽约参加展会,交易商与拍卖行也售出了物品。



“中国大陆的买家现在愈来愈谨慎和挑剔,然而每天都有新的收藏家,一旦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人开始收藏,他总会收藏中国艺术品。正如许多交易商指出,这些历史物品在西方人眼中不够时尚。如今的收藏家更青睐当代艺术。



“我不认为有人能一下子取代我们过去的美国与欧洲藏家,”中国古玩行业伦敦交易商约翰·波沃尔德(John Berwald)说。他也参加了纽约的亚洲周。“当代艺术在艺术界之外获得了大量金钱。中国人非常敏锐,但他们主要在拍卖中交易。”



欧洲艺术基金会的报告估算,去年中国装饰艺术与古董拍卖额的82%都发生在中国。2016年,西方卖家更多选择在香港售出他们最好的物品,而不是在纽约或伦敦,因此这个百分比还将上升。比如20世纪英国收藏家罗杰·皮尔金顿(Roger Pilkington)的后裔于4月6日在香港苏富比拍出他收藏的100件中国瓷器。


富有的西方人如果购买中国艺术,也更倾向购买当代艺术。其中很多人希望,一旦中国出现当代艺术收藏热,他们此时购买的中国当代艺术便会成为有利可图的投资。


2015年,香港交易商林明珠第一次参加于当年3月20日结束的马斯特里赫特的欧洲艺术博览会,就以每幅25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苏笑柏的两幅抽象作品。在香港巴塞尔艺术展上,239位西方与亚洲艺术交易商带来了数千件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然而,中国拥有几千年高度发达的文明史,因此要想判断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价值,或许为时过早。


总体来说,全世界的博物馆仍然认为中国古代玉器、陶器与青铜器属于人类文明经久不衰的成就行列。而中国的新富们也仍然重视这些文化遗产,并且准备好花钱购买。

Copyright © 2016 收藏家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当前在线人数:23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