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古玉命运坎坷:刚在香港“天价”爆红 拍品便遭真假质疑
关注公众号:收藏家俱乐部
发布时间:2016-07-30 阅读:9663


(《广州日报》记者 金叶) 2016年4月5日,香港邦瀚斯2016春季拍卖“温玉物华 —— 思源堂藏中国玉器”收槌,这是一场被誉为“近十年整体水平最高的古玉拍卖”专场,一亿七千多万港元的总成交额堪称完美。但同时,这场拍卖也激起了诸多的质疑声。不少人认为其拍品假得“令人发指”,也有文博界人士对这些显而易见属于 “出土文物”的玉器堂而皇之地大肆拍卖表示气愤。为此,记者展开调查,而在调查过程中,各方人士对于古玉的真伪鉴定以及古玉收藏问题,又引发了一场争论……


香港邦瀚斯2016春拍高古玉拍品


“近十年水平最高的古玉拍卖”


香港邦瀚斯2016春季拍卖“温玉物华——思源堂藏中国玉器”专场,共上拍73件从新石器时代至汉、宋、明、清时期的古玉,经数小时的拍卖竞价,最终成交63件,5件超过千万港元,27件超过百万港元,数件以超估价几十倍的价格成交。

 

一件高10.4厘米的东汉玉雕说唱舞人以3148万港元成交,拔得本场头筹;估价仅为二三十万港元的两件8.7厘米和5.5厘米的青玉雕辟邪分别以2196万港元和2476万港元成交,成为本场拍品的最大黑马。


香港邦瀚斯2016春拍高古玉拍品


对于“思源堂”主人,邦瀚斯官方并未过多透露,但据其他媒体的报道,“思源堂”主人名为何安达,是著名收藏家、古董商陈淑贞的先生。陈淑贞女士 在移居香港之初曾加入东方陶瓷学会,并以第一位女性收藏家的身份成为第一届求知雅集的会员。2014年12月,陈淑贞因病在养和医院去世,倾其一生创办的 奉文堂藏品交由其夫何安达打理。

 

据悉,本次推出的珍藏大多数是上世纪80年代中及往后所获,保存至今,部分玉器曾于2006年香港大学美术博物馆举办的“驰骋古今:中国艺术的摹仿与创新”中展出,并收录在《中国艺术的摹仿与创新》一书中。


香港邦瀚斯2016春拍高古玉拍品


争论焦点一:古玉真伪鉴定有没有“标准答案”?

  质疑:基本属于“一眼假”

  然而,这批高古玉的真伪遭到了严重的质疑。


在微博上拥有众多粉丝的文博类博主“鞋楦儿”,直言不讳地向记者表示,这次拍卖的拍品,从目前看到的资料来看,没有一件是真的。“而且还是伪古中仿得比较差的,属于蚌埠地区伪古作坊里的中级水平。造假者对战国到汉的造型与装饰特点没有研究,基本属于‘一眼假’,但我不能细说。”“鞋楦儿”说。

 

无独有偶,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玉雕“国大师”也对记者表达了同样的看法。他在自己的朋友圈中贴出了这次拍卖的前三甲照片,然后下了两个字的简短评语——“太假”。


香港邦瀚斯2016春拍高古玉拍品

 

记者向他询问何出此言,他表示自己在安徽蚌埠一带见过很多类似档次的仿古品。“汉代的玉是非常强调气势和形的,这次的拍品完全不具备。就拿那个 辟邪举例,它前腿、肩膀上的纹饰都是非常浅薄、画蛇添足的东西,和馆藏级别的高古玉相去甚远。而且,高古玉在地下埋藏多年,皮浆在地下逐渐被钙化、氧化之后会形成一种特别的厚重感,而这些高古玉的皮色都是浮在表面的。”他解释道。

 

这位“国大师”表示,他没有收藏高古玉的经验,但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上海,曾有过多年为香港和台湾的老板打工的经历,专门做仿古件。“当时新 玉没有市场,而高古玉在港台相对比较受欢迎。但即便是那个时候,好的高古玉都已经很难得了。这些老板收不到古玉,就拿一些带色的和田玉籽料,做仿旧件。当时很多人在做这个,有些仿得还真像。因为料本身就是老料,有自然的皮色,沁色也都是真的,再用老的工艺方法进行加工,处理包浆的感觉。那些商人拿到港台地 区,能当老的卖出去就卖,被人看穿了就当仿旧的卖。不过这次拍卖的高古玉并不属于这个类别,它们更像是安徽近十年的东西,比较低劣。你去当地看看就知道了,有一群骗子,明明那个料都是这几年才出来的青海料,都敢跟你说是商代的。”他介绍道。


香港邦瀚斯2016春拍高古玉拍品


回应:说假的人只懂理论缺少实践


记者又找到了资深的古玉藏家冯先生,他有几十年收藏古玉的资历,并且参与了此次邦瀚斯的拍卖。

 

冯先生坦言,这次邦瀚斯的专场拍卖,大部分是普品,其中也的确有假货。这种情况对于高古玉的收藏不可避免,毕竟中国有着漫长的古玉仿造史,但假货的比例没有外界传闻得那么离谱,不到10%,“拍出高价的那几件没有问题。而且,这次的专场拍卖,全国的高古玉商人几乎倾巢而动,最高价的那几位竞拍者,背后都有高参掌眼……有钱人并不傻”。

 

在冯先生看来,很多人认为这些高古玉像假的,是因为他们是以想象中的高古玉的标准作为参照做出的判断。“现在,国内很多人,包括一些文博界的人写的书,关于如何鉴定古玉,基本都从理论上来判断。但中国人自古就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一说。我不否认清朝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鉴定古玉很厉害的人,但他们的那些理论,传来传去早就变样了。所以跟着这些书本去鉴定古玉,见到假的会觉得是真的—— 因为造假者也是照着书造假,见到真的反而觉得不对。”他表示。


香港邦瀚斯2016春拍高古玉拍品


记者注意到,这一次的邦瀚斯拍卖,体制内的一位老行尊也到了现场。虽然他拒绝了本报记者的采访要求,但他在朋友圈发的一条信息却被记者辗转看到。这位老行尊对此次拍卖中的两件玉雕鸡心佩评价甚高,谓之精品,且价格又不贵。

 

冯先生笑言,这位老行尊是科班出身,“全国的博物馆,甚至世界各地博物馆里的高古玉,他都看过。他知道什么是稀少的,什么是好东西,但看真假不一定行。比如,他就看不出这次鸡心佩卖得比较便宜,是因为其中一件真假上有疑问”。

 

冯先生告诉记者,他是通过高古玉特有的“玻璃光”看出端倪的,“战国和汉代的玉器,90%都有‘玻璃光’,这是现在作假的人用抛光的方式也无法模仿的一种特殊光泽。而唐宋元明清的玉器没有这种光泽,商代和西周的玉器玻璃光也少一点—— 或许和当时的玉质及玉器加工方法的不同有关系,碰到这种情况, 就只能从工艺上进行判断了。但汉代的古玉,用玻璃光来鉴伪是很简便且准确率很高的方法。尤其是鸡心佩,镂空的缝隙里面如果没有玻璃光,那十之八九都是假的”。


香港邦瀚斯2016春拍高古玉拍品


“要我说,什么气势、精气神、皮色等,要么主观、要么容易作假,都不如‘玻璃光’这么容易鉴别。”冯先生说。

 

“您这种简单的判断方法,有没有跟体制内的专家们交流过,比如这位老行尊?”记者追问。

 

“没有交流过,也交流不了。因为他们的知识是书本上的,他不会承认这个方法。但我确实能看出他看不出的问题—— 比如鸡心佩。”他答道。

 

说来说去,高古玉的真伪,似乎是一个谁都无法说服谁的终极问题。

 

“其实争论的结果没有意义,即便特征已非常明显地放在那里。‘眼学’是中国传统收藏鉴定行的立身之本,所以争论起来总是谁也说服不了谁,那么就只能看身份与地位,地位高的嘴大。”“鞋楦儿”表示,“这里面的原因很复杂,学术态度问题、人品问题、知识结构问题……这也是中国博物行业尾大不掉的历史问题。从深层讲,这与现代博物概念和鉴定概念是格格不入的。”


  • Copyright © 2016 收藏家俱乐部 All Rights Reserved

    当前在线人数:29628